尊龙凯时低价战凶猛门店转让潮接盘旅拍“五一”亏惨

  尊龙凯时作为假期曾经最赚钱的旅游生意之一,今年“五一”,旅拍店商家并没有迎来想象中泼天的富贵。

  “门店暴增,价格战打得太凶了,遍地黄牛抢客户,今年五一假期门店订单量甚至不如淡季”,一位旅拍店老板对Tech星球说道,她原计划再投资一家旅拍店的想法已经动摇,也开始担心现有门店能否持续经营。

  不同于过去的室内影楼写真,旅拍主要面向的客户群体是游客。北京各大景区里的清装格格服饰、延吉民俗园的朝鲜族服饰、哈尔滨的俄罗斯公主服饰……穿上当地的特色服饰打卡拍照,成为年轻人旅游必不可少的环节。

  旅拍刚火爆时,从业者几乎是躺着赚钱,订单排到半夜,门店年入百万的财富神话屡见不鲜。

  不过,短短一年多时间,全国各地的古镇和景区都开满了旅拍店。在云南丽江,旅拍店的数量从几十家短时间内暴增至上千家,在新疆喀什古城,三步即可看见一家旅拍店。

  然而,跟风淘金的旅拍店商家,却发现赚钱越来越难了。一位摄影师告诉Tech星球尊龙凯时,他所在的行业群内,每天都有几十个旅拍店转让的信息发布。旅游旺季、小长假之前更容易找到“接盘侠”,在社交平台上,今年“五一”之前,大理、香格里拉、凤凰古城等地的多家旅拍店开始转让。

  “在云南见到最多的转让信息,一个是民宿,一个是旅拍写真店。”一位摄影师在社交平台上吐槽道。

  旅拍从业者杨阳告诉Tech星球,最初旅拍在西藏和西双版纳开始流行,尤其是藏族服饰和傣族服饰,非常火爆,随后当地的商家去全国其他景区疯狂开店复制,各大景区的商家也纷纷跟风“淘金”开店,一家旅拍店老板多则投资十几家门店。

  2022年那波开旅拍店的人,都赚得盆满钵满,杨阳说,但去年开始,这门生意已经没有那么好做。

  一方面,去年疫情放开后,开店房租成本大幅上升,投入成本增加。以丽江古城为例,杨阳介绍,疫情前一个30平米左右的门店,每年房租平均六到七万元,最热门地段每年房租也不会超过10万元。但疫情放开后,同样面积的门店,每年房租都至少16万元起步,有的位置一年房租涨到40万元。

  “房租成本加上服装、道具、饰品成本,在丽江开一家旅拍店至少要40万元起步”,杨阳说,这比婚纱店的投入都大,因为婚纱店不用开在景区,30万元左右在丽江开一家店,已经算比较高的成本。

  另一方面,旅拍店数量短期内暴增,市场迅速饱和。杨阳介绍,相比于全国其他区域,丽江古城算是旅拍发展较早的城市,当地的旅拍店数量原来只有六、七十家,现在丽江古城加上束河、白沙,旅拍店加起来有一千多家,都是集中在去年和今年开店。

  在洛阳、西安、新疆等全国其他景区,亦是如此。旅拍从业者王皓告诉Tech星球,去年他打算去喀什古城开一家旅拍店,但发现当地市场已经严重饱和,基本是“三步一家旅拍馆”,非常密集。

  多位业内人士向Tech星球透露,目前旅拍店入局者中,一是化妆师、摄影师,他们感受到旅拍市场的火爆之后,会转而自己开店;二是原来做服装租赁、室内影楼写真、老旧的婚纱店等门店,它们或面临着经营业绩不佳,或面临着不升级改造就会被市场淘汰,转而追赶旅拍风口;三是在景区揽客的黄牛,在旅拍行业内被称为“小蜜蜂”,也亲自下场开店。

  门店面积也从三十平米扩展到一百多平米,大部分入局者,少则投资两三家,多则投资十几家。在景区里面,很多不同名字的旅拍店,背后实则是一个老板。

  很多业内人不禁调侃,旅拍店暴增,游客都快不够用了。毕竟,旅拍店基本没有回头客,全国遍地旅拍馆,意味着一位游客到来之前,也许已经有过N次的旅拍体验,新鲜感大幅降低,对旅拍店都是挑战。

  为了争抢客源,现在商家不仅在小红书、抖音等线上平台进行大量投放,在线下也会与出租车司机、租服饰店铺和民宿酒店等合作,比如民宿老板介绍一个客源,可以获得20%~40%的提成。

  “旅拍市场太卷了”,多位旅拍从业者对Tech星球吐槽道,而内卷的表现之一,便是价格战。

  杨阳介绍,旅拍店的利润率通常在40%左右。以399元的套餐为例,商家通常需要给到摄影师和化妆师各80元、礼服师10元,再给到销售人员10%提成,最后扣除修图片、服装、门店等成本,利润在160元左右。

  过往,一套旅拍套餐的价格通常在399元、499元,部分套餐上千元,但现在市场价格已经卷到“199元拍一套送一套”、“99元拍一套”。

  旅拍从业者姜园发现,现在开店的成本利润越来越难算了。去年底哈尔滨爆火,“俄罗斯公主”照也成为潮流,零下几十度的晚上,索菲亚广场上一天有上千个穿着俄式服饰的游客在拍照。姜园随即将原来的影楼改成了一家旅拍店,她想坚持走品质路线元左右价格,但到今年订单少得可怜。

  “顾客很容易被低价吸引,但搞低价战的商家是在自我透支”,姜园说,199元的套餐的门店,会用价格更低廉的兼职摄影师和化妆师压缩成本,最后一单赚30元左右,如果无法走量,根本赚不到钱。

  低价战的出现,一方面是旅拍店暴增,供给过剩,商家争抢客源。另一方面,这本质是一门低门槛的生意,很多想短期赚快钱的商家涌入,甚至有些商家还没有给用户精修图片、欠着员工薪资,就已经卷款跑路。

  旅拍从业者王皓告诉Tech星球,他见过有的婚纱门店已经非常过时,濒临被市场淘汰,但改造成了旅拍店,会有专门的第三方运营团队进行管理,“低价战也好,其他方法也罢,这些团队的业务就是给门店带来订单,不会考虑其他,差评、投诉增加,门店口碑下滑,他们根本不会在乎。”

  如今,打低价战的恶果已经开始在旅拍行业显现。一位旅拍从业者告诉Tech星球,2022年他在丽江古城开了一家旅拍店,赶上旅拍市场的早期红利,那时候可以年入百万尊龙凯时,但2023年一年,基本把过去赚得钱全赔完了。

  不止旅拍店的老板,化妆师、摄影师也面临着收入下滑。云南大理的一位化妆师向Tech星球表示,2023年初时候,市场还没有卷价格,当时她兼职的旅拍店一份套餐价格是298元起步,化妆师可以获得销量提成的20%,每天收入700元左右,月入过万非常轻松。

  去年3月开始,她就曾听到旅拍市场将要卷价格的传言,但没想到会卷得如此惨烈。她兼职的一家旅拍店甚至在去年“五一”假期,都没有开张,有的旅拍店开始缩减员工数量,降本增效,摄影师兼职修图师尊龙凯时,化妆师兼职销售在门口揽客,“没办法,化妆师没有底薪,没有订单意味着没有收入。”

  “太卷了,遍地都是纯新手和黄牛,价格越卷越低”,一位河南洛阳的旅拍摄影师告诉Tech星球,最让他头疼的就是黄牛当面截胡生意,他的套餐为199元30张底片6张精修,黄牛直接降价到90元“截”走顾客,还多送两张精修。

  在杨阳看来,按照目前旅拍门店的商家数量,市场严重饱和,九成门店到后面会一直亏钱。部分初期尝到市场红利的商家价格战打得更凶,“它们前期赚得钱,足够打低价战,以及加码线上营销投放,慢慢把这些新开的门店‘熬死’。就像在婚纱领域,伯爵旅拍每年上亿的广告,就可以打败其他99%的门店。”

  随着旅拍市场的低价战蔓延,很多商家为了增加收入,开始设置各种隐形消费和套路。

  大理的一位化妆师对Tech星球表示,当地旅游从业者会把游客称为“钱来了”,走在路上的游客,对他们来说都是钱。

  进入旅拍店的顾客,商家会想办法增加他们的消费,“当顾客被199元一套的写真价格吸引,进店之后,就由不得他们了。假睫毛,小蝴蝶、碎钻、彩绘等贴饰,加一个虽然只要十几元,但加得多了,能多消费上百元。”

  商家的另一个套路,则是靠售卖精修照片增加利润。旅拍门店通常会与专门负责责选片的第三方团队合作。这些选片团队,负责把底片发送到用户邮箱,同时想办法销售给用户更多的精修图片,去提升顾客的客单价。

  “只要嘴甜、会夸人,懂修图,说到用户心坎上,就能销售出更多精修图片。有的顾客本来只要八、九张精修,最后能加到三四十张,有的顾客为精修图额外多付到2000元。”旅拍从业者杨阳向Tech星球介绍,选片师没有底薪,卖出去更多精修图,就能按照30%提成获得更多收入。

  与此同时,商家们会想办法缩减成本,加一张精修照片通常需要额外付40元~80元,但有些旅拍店会取消修图师,直接拿照片去淘宝修,一张精修图片只需5元,有些旅拍店用AI修图软件,一键批量修图。很容易导致的结果是,收到照片的用户投诉不断增加,旅拍市场陷入恶性循环。

 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,以旅拍为关键词搜索,投诉高达5613条,主要涉及提供修图服务与宣传不符、过度营销套路消费者等。在社交平台上,关于旅拍踩雷的笔记,也屡见不鲜。

  事实上,这些套路也经常出现在婚纱照市场和影楼写真市场,所不同的是,无论是铂爵旅拍,还是曾经一度递交上市申请的盘子女人坊,这些行业都曾跑出头部企业。但当下的旅拍市场,尚未诞生出一家头部企业,市场非常分散。

  而很多淘金者,已经开始及时止损,今年“五一”假期前夕,很多旅拍店转让的信息在社交网络上不断发布。一位旅拍从业者告诉Tech星球,很多人会以为假期特别赚钱,就想着节假日去接盘,比自己重新开一家门店划算,但实际上是被“坑”了。

  如今,在各大景区,一边是旅拍店出租转让的信息,但一边是新的旅拍店还在不断开张。“很多人还在幻想着赚钱,而其中大部分又都是行外人”。